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521614.com >

「Hi话题」这可能会是史上“最贵电视机”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1-22

  2006年,韩裔艺术家白南准在美国逝世。他的葬礼上准备了50多把剪刀,前来吊唁的每个人都剪下自己的领带,放入他的棺椁。此举重现了白南准28岁那年,剪掉约翰·凯奇(John Cage)领带,以疯狂的想象力震惊欧美艺术圈的那个行为。

  白南准曾说过,“艺术只是场骗局,你只要去没有人做过的事。”他跨越电子、光学、宗教、机械、人类学等领域,成为录像艺术开宗立派的大师。他在美术史上的地位,已在一次次的美术馆展览中逐渐清晰;而其作品的市场地位,或许将在11月16日,从一件《宇宙船远征虚拟金星》的作品中,谱写出新的篇章。

  2018年11月,许知远主持的《十三邀》中采访了正在举办回顾展的艺术家徐冰。当问到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家时,徐冰立刻回应是韩国艺术家白南准(NamJune Paik 1932-2006)。白南准曾说,有些艺术家是在做一个盒子,别人往盒子里放东西。而徐冰认为,白南准就是做盒子的人。

  “做盒子的人”——白南准,是一名韩裔艺术家,他以一己之力勇闯西方先锋艺坛,成为激浪派(Fluxus)的代表。他被视为“西方20世纪25位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更在艺术史上奠定了他“录像艺术之父”的地位。

  此外,白南准究竟还有哪些魅力?他的录像艺术又有怎样的价值?这些艺术圈的“同仁”们有话说。

  2006年以前,我都是在书籍杂志上看到白南准的作品。直到那年我在台北市立美术馆看到了蓬皮杜的影像收藏展,其中展出了白南准《九个月亮》,那是一件以磁铁控制显像管成像的装置,给了我很大的震撼,也对我日后创作起了很重要的作用。2013-2015年间,我几次拜访德国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ZKM),看到了大量的白南准的原作。ZKM的策展人与我相谈甚多,让我更加了解白南准媒体艺术的实践,以及他对多媒体和表演之间的探索。2016年,我有幸受白南准艺术中心之邀,参加了纪念白南准逝世十周年的展览。在那里,我看到了更多他的作品,也对这位大师的一生有了更全面的认知。

  白南准开创了媒体艺术的开端,也开创了新技术、新材料应用的开端,他不光是艺术创作领域的先驱,同样也是电影技术的先行者。后来的视频影像、蒙太奇技术的出现,都是拜白南准所赐,我们今天使用的很多软件,都是技术人员根据他的作品进行基础模拟的。因此在我们人类社会的发展中,白南准都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白南准的很多作品,都体现了宗教、自然与科技及人类文明之间的关系,《宇宙船远征虚拟金星》从形态上看,既像火箭,也像教堂里的彩色玻璃窗。他对虚拟领域的探险精神和想象都体现其中。三十年前,白南准就用他的创作媒材领域预言了未来。而今天很多媒体艺术家的作品,也都映射出这位“录像艺术之父”的影响。

  了解白南准可能要从其同时代的艺术家一起,如约翰·凯奇和比尔·维奥拉(Bill Viola),一个是领路人和好友,一个是协助者和传人。1988年,白南准参加了奥运会直播项目,1993年和汉斯·哈克(Hans Haacke)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如果说汉斯·哈克在讨论德国和民族性问题,白南准则在追问自己的亚洲精神。受到他影响的人,来自各个历史阶段,这位媒体艺术之父,从来都在推进媒体(媒介和传播)的意义。从大型的装置到全球同步的直播,他是创造类型和历史的人。他是韩国人,在日本、德国、美国生活求学,几个地方都有纪念他的机构以及大型的收藏。他的妻子久保田成子和他都是激浪派的奠基人。我尤其喜欢他的“电视禅”和“电视佛”系列,因其能在新的媒介中探索“像”,或对视,或介入。这应该是求诸于内,而形于外的思考。他更早年的表演爆裂,畅快,无拘束,如游侠。(头像摄影:张胜彬)

  白南准的重要性在于他的开拓性和先锋性,他用先锋性发现了一个也同样具有先锋性的娱乐媒介,从而开拓了媒体艺术的先河,也带来了一个时代的断裂,开始了新的开端。另一个最重要的意义其实就是开放性,他带来了一种当代的态度。东西方实际上是一种伪命题,所有的作者是从个人出发来理解历史、现实和未来,白南准的东方身份作为解读作品的一个角度实际上并不重要。我自己在三年前做了一组作品向白南准致敬,在北京国际设计周和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展出过,也是对媒体和信仰的一种思考。

  自从高古轩(Gagosian)2015年起代理白南准的信托后,在全球范围内推动他的展览,2018年已经在菲律宾做了他的大型个展,作品全部来自高古轩的出借,然后又转战旧金山现代美术馆SFMOMA开展个展,现在伦敦泰特Modern正在做他的个展,展期至明年2月;白南准的艺术市场这几年已经大幅上涨了,这应该归功于高古轩的努力,因为在高古轩之前,白南准没有一个稳定的合作画廊而且自己也参与销售,德国Flick收藏中的大量白南准作品都是直接来自艺术家工作室;今天,西方艺术圈已经大大方方地确定白南准是个大师了,我如果不是民族主义作怪也这么认为,作品的市场价格因作品的多样性和电子产品的完好程度不同而差别很大,印象中是有过百万美元的公开成交;美术馆跟上超级画廊的推动节奏,而不是先行一步或者半步,到底算什么呢?不知道,可能是发现了历史性的大趋势,也可能只是趋炎附势。

  出生于韩国、在日本、欧洲、北美生活的白南准,在二战后经济和科技高速发展的和平年代里,将好奇心和创造欲尽情释放,并在这个过程中把他复杂的文化储备激活并搅动在一起,在乐观的基调下充满实验的激情。1991年创作的《宇宙船远征模拟金星》,具有典型的白南准式观念和美学特征,把普世的科学、消费主义社会的喧闹、东亚佛教等元素,结合在飞船形状的装置中,携带着那个时代的明显气息。

  新媒体,新是技术迭代,媒体是载体,新媒体就是因技术迭代的载体变化,比如人工智能、生物3D打印、云端大脑等。1925年诞生了新媒体电视,而运用电视视频创作艺术作品,白南准是世界第一人。2017年度全球排名第三神剧《美国众神》,大量的视觉语言都来自白南准的赛博朋克多媒体艺术。1990年代,“星球大战计划”部署直接导致世界的格局的巨变,白南准也进入了人生最后的17年,这阶段的作品量减少,最重要是三个形式:“人工智能的前身机器人”系列、“太空”,和对他两位好友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乔治·马修纳斯(George Maciunas)的致敬。“太空”“致敬”题材作品约占20%。其中“太空”系列蕴含的宗教哲学和对未来宇宙的探索精神,是这位20世纪排名前25位伟大艺术家对世界最美好的祝愿吧。从2019年10月17日伦敦泰特美术馆起,世界顶级美术馆开始的白南准全球回顾巡展,是对其艺术史价值的再一次确立。

  1932年,白南准生于韩国汉城(今首尔)一个从事制造产业的家庭。优渥的家庭环境不仅可以将白南准培养成古典钢琴家,也可以让他接受更好的教育。二战过后,朝鲜半岛被38线割裂,南北两界由美国和苏联来控制,各种武装冲突不断升级。白南准举家离开韩国,先是来到了香港,而后定居于日本,并在日本东京大学学习作曲。

  毕业后,白南准到德国慕尼黑大学进修音乐室和创作,并在1958年德国塔姆斯塔特(Darmstadt)举办的新音乐讲习班上,遇到了前来讲课的美国先锋艺术家、新达达主义代表约翰·凯奇。进而白南准参与到当时的前卫艺术团体——激浪派,并很快成为席卷欧美的激浪运动的领军人物之一。

  此后,白南准从古典音乐的世界里走出,来到了“行动音乐”的道路上,他摔鸡蛋、砸玻璃,还挥一大斧头,劈烂了钢琴,甚至在一次演出中,从台上突然冲入观众席,剪下约翰·凯奇的领带。

  彼时,正值电视与摄像机风行的年代,白南准将创作的对象也转向了电视装置。1963年,他创作了《电视禅》(Zen for TV)。这一年,也被视为视频艺术的开创年。

  电视机屏幕上的图像被压缩成一条线——这是电视机在运输过程中损坏的结果。1963年,在德国伍珀塔尔举办的具有开创性的音乐展览“电子电视展”上,白南准首次展示了“电视禅”

  2019年10月起,白南准的作品在多个重量级美术馆接连亮相,进一步奠定了他在美术史中的学术地位,也掀起一股新的影像热潮。而在艺术市场中,白南准的作品亦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此前其二级市场TOP10作品,均是在香港市场创下。而此次,中国大陆的拍卖市场,也即将迎来一件里程碑的作品!

  白南准1991年创作的《宇宙船远征虚拟金星》,即将登陆中国嘉德。这件作品曾在2010年以290万港元成交于佳士得香港。九年后难得再现拍场,本次估价已经超过了此前白南准作品在二级市场的最高价。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白南准的电视装置出现了两个转折:由于对电视机组合有了更成熟的技术和丰富的经验,他开始创作更大型、空间感更宏伟的作品。《宇宙船远征虚拟金星》正是基于此风格转变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据悉这件作品的创作理念根植于白南准20世纪60年代初的创作,经过30余年打磨,终于得以实现。36台13英寸的三星电视机以火箭造型被组装起来,3台激光CD播放器则在电视中持续交错播放着混杂了佛像、禅意、机械文明以及难以言喻图像的混合录影。

  这是白南准首次完整呈现了他对于未来、宇宙、太空探索等议题的个人思考。他运用电视机装设出银河系行星,冥王星、木星、水星、太阳等一系列的形象,将新时代的电视科技和从远古以来即连续不断的太空想象连接在一起。他以一种崭新的视角,去探讨“图像”的历史和变化过程,以及“电子图像”背后所代表的传播科技和精神特质,从而使他的艺术创作具有一种自我反思的特质。这也正是白南准作品的独特价值所在。

  这也是目前市场可见的最大体量的白南准作品!1000万-1500万的估价,不但标志着这是一件美术馆级别的巨作,也预示着一位国际艺术大师的作品新纪录有望在中国大陆诞生。

  白南准《宇宙船远征虚拟金星》 482×256×81cm铝制外壳,13寸 视像萤幕(型号 三星TL31 46M)(共36件) ,霓虹灯管、雷射激光视盘(共3张) ,雷射激光视盘播放机(共3件) ,录像母带(共3件) ,木制装饰品 ,19世纪石雕 1991